欢迎来到亳州中药材市场网

扫码关注

亳州中药材市场网
微信扫码关注

名医李可:中医眼里没有“高血压”的说法!(深度好文)

  2020-08-02 阅读:4524

高血压病的危害世人皆知,但在中医眼里,绝不是像有的人所认为的那样——“是不治之症,只能终身服药”。名医李可老先生的几句话便点清了高血压反映的机体状态究竟是什么:有积滞。非常精辟!


刘力红教授曾打过一个十分生动的比喻:人体的血管就像一栋楼的供水管道,要保证顶楼(就象我们的大脑)有水,必然需要相应的水压。因为某种原因水管里面有东西部分堵着了,为了保证顶楼仍然供水通畅,自然会提高压力,通过狭窄的地方送上去。但最好的办法不是增压,是把堵着的地方疏导干净,水压自然就下来了!


田 原:您看上去挺硬朗,状态也非常好。李老今年有七十岁了吧?


李 可:七十八岁了。不乐观,也是一大堆的毛病。


田 原:是吗?看起来很健康,就是略瘦一些,俗语说:有钱难买老来瘦。您一直都这么瘦吗?


李 可:从年轻的时候就瘦,我就是这种体质。


田 原:您看病到现在有多少年了?


李 可:52年。


田 原:大半辈子都在看病呢。说起这次采访,我从去年初就开始给您家里打电话,一直打不通。后来打到山西省灵石中医院,也没有找到您。


李 可:我一般都不在。


田 原:刚才这个病人是哪儿的?


李 可:是北京郊区的。


田 原:他怎么知道您来北京了?


李 可:噢……他去过灵石,他夫人得了类风湿性关节炎,整个关节变形,人不能动了。


田 原:哦,特意到山西找您,您给看好了?

李 可:现在差不多,走路问题不大。


田 原:今天他来是给自己看病,还是给他夫人看病?


李 可:他领他妹妹来的。


田 原:也是风湿病?


李 可:不,属于那个肾性高血压。


田 原:我们在网上搜集到一些资料,知道您看心脏病和重症心衰病人疗效非常好。


李 可:这方面多一些。


田 原:刚才说肾性高血压,这样的病人,您也有把握?


李 可:呃,也不能说有把握,有一部分人能好,那是各种条件都具备了。


田 原:除去各种条件中的其它条件,您完全用中药来治疗吗?治疗很多这样的病人?


李 可:是啊,很多。


田 原:都好了?


李 可:呃,对,基本上都好了。



田 原:这样说的话,西医和中医看来最难治愈的高血压,对您来说倒是挺轻松的?


李 可:也不一定。这种病很复杂,因为它不是单纯的哪一部分的病,而是整体失调。所以中医治疗高血压一般不会单纯地从某个东西入手,因为血压这个概念在中医里没有啊。


田 原:在中医里没有血压这个概念,那么,和血压相对应的是什么,就是身体失调,阴阳失调?


李 可:呃,这种病,一般来讲都是先天阳虚,先天阳气不足,有好些遗传因素,然后再加上后天失调。人的头部啊,是阳气汇聚的地方,所以过去《内经》讲:头为诸阳之汇。阳气就汇合在这个地方。这个高血压,为什么长时间治疗不好呢,就是因为浊阴啊,(它)窃踞了这个阳气的位置了。清阳不升,浊阴不降,和过去讲所谓"肝阳上亢"什么的,不是一回事。


田 原:我们不说西药降压的理念,就中成药来说,药店里治疗高血压的大多是针对“肝阳上亢”的。


李 可:这个东西啊,越打压那个肝阳,这个病越顽固,越好不了。


田 原:看来您治疗高血压的理论和方法,和普遍认为的有些不同。是否您有一个更深的认识,而更全面地去捕捉它。


李 可:和别人不一样。我认为一般来讲属于三阴病,肝、脾、肾,就是这三经的阳气过于虚了,它应该占的这个位置被浊阴占据了,你把它(浊阴)给疏散了,扫除了,就行了。


田 原:要按您这么讲,治疗高血压太简单了!


李 可:情况也不一样,但大部分是这样。


田 原:您能给我们举一个例子吗?让我们看看是不是真的那么简单。


李 可:2000年秋天,我的一个年轻弟子,中医根底不深,学眼科的。他治了一个农村农妇20多年的高血压,他的丈夫是煤矿老板,有钱了在外边胡作非为,女的就生气,突然蛛网膜下腔大量出血,出血后不久,双眼什么也看不到了。这种暴盲,按照六经辨证,属于寒邪直中少阴。当时用的麻黄附子细辛汤,出了大汗,血压就好了,第二天人就醒过来了,眼睛可以看到人影,脑水肿减轻,小便也多了。之后近十年的时间,一直血压稳定,一劳永逸。这个在我的书里有,那个书印刷时印错了,印成我的病案了。但是这个他也没想到有这么好的效果,也解释不了。


田 原:这事儿是挺奇怪的,麻黄、细辛、附子按照现在的医学观点,是升高血压的,为什么到了您这儿反正能治愈高血压,而且是治了一例20多年的高血压?


李 可:现在有这样一个误区,麻桂主升散,血压高、脸红好像也是升散,因为有这样的关系,血压高就只懂得平肝潜阳,镇肝熄风!不知道辛温的东西可以起效,麻桂还有这么好的效果。


田 原:本来血压就高了,还用貌似升压的药,李老,您的方法再一次被很多人不理解了。


李 可:血压为什么高?实际上就是机体有阻滞。机体是非常奥妙的,因为有阻滞,需要高的压力,才能够供养末端,这是个物理的道理。一般的药到不了末端。如果用西医的方法终身的服药,末端呢,又不断向机体发放指令,我这边不够吃了,赶快给我送吃的,这个指令始终存在,所以药要不停地用,你高一点儿我就给你压下来,使机体末端始终处于缺血的状态。用了麻桂以后,出了一身的汗,这个病就好了。


田 原:给了它助力,使血液冲在末端,压力自然就不需要存在了?


李 可:呃。卢火神曾经也讲过:扶阳就是两个,宣通和温补。用麻桂就是宣通,把阻滞拿掉,不需要那么高的压力就可以灌溉了。在南通开中医会议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文章,《从麻黄汤治愈蛛网膜下腔出血并发暴盲引发的思考》,扼要的讲了讲关于麻黄桂枝附子在高血压中能用不能用,用了会有什么后果的问题。把大家的疑惑破解掉,如果这个解决不好,以后谁也不敢用。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免责声明:
本站部份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
如涉及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亳州中药材市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