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18856706886

探索中医学新架构

   发布日期:2020-01-19 10:16:26    浏览次数:6815    小编
导读

  董竞成,男,医学博士,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上海市政协第十三届委员会委员,复旦大学中西医结合学科带头人,复旦大学中西医结合研究院院长,复旦大学临床医学院中西医结合系主任,复旦大学附属华山

  董竞成,男,医学博士,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上海市政协第十三届委员会委员,复旦大学中西医结合学科带头人,复旦大学中西医结合研究院院长,复旦大学临床医学院中西医结合系主任,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中西医结合科主任,中西医结合(临床)博士后流动站站长。世界卫生组织复旦大学传统医学合作中心主任,“973”项目首席科学家。主持科技部重点研发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在内的项目20余项,获得省部级及以上奖励6项,发表论文250余篇(SCI收录80余篇),主/参编专著8本,授权专利4项。2019年出版的《中国传统医学比较研究》。

  提出“大中医”理念

  中医药学是一条源远流长的河流,今天的医药学家们有责任“逆流而上”,去探寻中华大地上祖先们的医药实践之路和“中国智慧”,推进新时代中医学的集成创新、融合发展。笔者通过多年的多学科交叉研究与实地考察,大约在20年前笔者提出了“大中医”的理念,认为中医学是建立在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之上的我国各民族传统医学的统称,包括汉医、藏医、蒙医、维医、傣医、壮医、苗医、瑶医、回医等中国各民族传统医药在内的中国传统医学。当然这个统称并非中华各民族医药的简单叠加,而是植根中华文明土壤中的交融互通。并提出,“大中医”理念不仅是中医学发展的历史经验,更是实现新时代中医学创新驱动发展的必由之路。2017年7月1日起实施的《中医药法》明确指出:“中医药,是包括汉族和少数民族医药在内的我国各民族医药的统称,是反映中华民族对生命、健康和疾病的认识,具有悠久历史传统和独特理论及技术方法的医药学体系。”从国家法律层面明确了中医药的一体性。

  二层面与五要素

  所谓“二层面”指技术层面和文化文化层面,而“五要素”指原初的基础医学知识、古典哲学、区域性文化、群体性信仰、临床经验。

  通过解析发现,传统医学皆由“五要素”组成,而“五要素”又可分别归属于“二层面”的范畴,即“五要素”解构传统医学的目的在于更加细化“两个层面”的分类,以便选择更有针对性的传承和创新的方法。可以认为传统医学技术层面(临床经验和原初的基础医学知识)虽可体现解决患者病痛的能力和水平,然不足以构成某一传统医学的体系归属;但如果涉及传统医学构成“五要素”中古典哲学、区域性文化、群体信仰等文化层面的部分,则无疑会导致传统医学本身属性的改变,会牵涉其体系归属问题,更会引起某医学到底是此医学还是彼医学的争执。而中医学文化层面的整体观念、天人合一、内外平衡的思想,无不体现了中国现代著名历史学家、思想家、教育家钱穆所总结的“中国文化特质可以‘一天人,和内外’六字尽之”的特点,这是决定中医之为中医的保证,需要在更高层面上予以继承、创新和发展。而与文化层面一以贯之的传承延续性不同,技术层面的发展总是处在不断更迭中,虽然近百年以来由于中医学的边缘化导致很多技术层面的知识被忽略或失传,但不可否认曾经的医学技术层面的内容总在或即将被后来者补充或替代,所以在这方面必须毫无保留的借鉴和吸收古今中外的一切有益临床实践,并将之转化成中医学自身的一部分,这也是循证医学所提倡和推荐的。争取尽快实现中华各民族传统医学在技术层面的融会贯通,在文化层面求大同存小异,形成合力。

  三分法

  任何一门学科要实现自身的创新发展,必须明确自身的优劣。在百余年来与现代医学的共存、交融发展过程中,我认为有必要对中医尤其在技术层面上进行分类,将其分为不自觉领先于现代医学的部分、已和现代医学形成共识的部分、需要重新认识或加以摒弃的部分等三个部分,即“三分法”。

  “三分法”的目的在于扬弃,即明确哪些是需要继承的精华,哪些是需要舍弃的糟粕,哪些是现代科学技术还无法辨识的。当然,在此过程中,需要特别关注那些既没有证实也没有证伪部分,即对于“需要重新认识或加以摒弃的部分”要慎重对待,因为这部分内容虽然不能被证实,但也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证伪,所以需要原汁原味加以保存,但已经被证伪的部分则需要进行摈弃。

  三个融合

  医学目的的一致性决定了医学发展的趋同性,其最后的走向可能是形成一种不分古今和中西,而主要以疗效水平为评价标准并具有一定文化属性的全新医学,而在中国这个新医学的母体无疑应该是中医学。在此,要说明的一点是,虽然疗效的说服力巨大,但医学无疑也会受到文化背景的影响,不同文化甚至可以决定不同医疗手段在临床的应用与否,哪怕都是临床证明有效的手段。基于此,我们提出“三个融合”理念。

  “三个融合”是对未来新医学实现路径的一种构想,其一是中华各民族传统医学之间的融合,建立一种基于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之上的中国传统医学新体系,即“大中医”;其二是世界各民族传统医学之间的融合,建立一种基于人类命运共同体基础之上的世界传统医学新体系;其三是中医学和现代医学的融合,利用现代科学和现代医学的技术、理论与方法挖掘和阐释传统医学的精华,丰富现代医学的内涵,提高现代医学的发展水平。此三种融合之间并无发展先后的关系,而是一种同向并行的关系。

  六个阶段

  所谓“六个阶段”,是根据中国传统医学的发展历程和每阶段所具有的特征,提出的中国传统医学发展的“六阶段论”,阐述了从中医学在中国大地的最初产生,到实现中医学在中国的全疆域发展乃至在周边国家产生巨大的影响伟大历程。在这个过程中,阐明了中国的少数民族传统医学既不是土生土长的,更不是舶来品,而是扎根中华传统文化,在中国传统哲学思维的启迪下,在相关地域原初医疗经验和用药习惯的基础上,经过中(汉)医学的激荡发蒙而产生的,中(汉)医参与构成诸多中国少数民族传统医学的源头,并持续影响其发展至今。(董竞成 复旦大学中西医结合研究院)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免责声明
• 
本文为小编原创作品,作者: 小编。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推荐信息
热门信息